新闻是有分量的

降准实施首日资金宽松 银行间利率和交易所利率

2019-09-18 21:38栏目:投资
TAG:



“现在隔夜资金价格2.3%左右,价格非常适中,呈现宽松的态势。”江苏省某农商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柴杰(化名)9月16日表示。当日恰是降准实施首日。


央行当日称,9月16日中国人民下调金融机构率0.5个百分点,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。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,可吸收央行逆到期等因素的影响,当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。


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,当日有1600亿逆回购到期,因此央行实现流动性净投放6400亿。当日,银行间流动性整体宽松,但非银资金仍有紧张。对于下一步市场走势,受访机构认为需密切关注周二(9月17日)MLF到期续作情况,以及在全球降息背景下MLF和LPR利率是否会下调。


一位国有大行资金交易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9月16日银行间市场资金面整体偏宽松态势。早盘起,大行股份制不乏融出,以加权利率为基准押利率债拆出隔夜资金较多,甚至在加权利率基础上押信用债的隔夜频频成交。


“然而7天、14天等较长期限资金需求寥寥,一有bid(买方报价)就能迅速平盘,价格成交在2.65%-2.7%。午盘后资金面画风变化,隔夜融出渐少,非银加点融入隔夜资金,银行也有融入需求。直到4点左右才转为宽松,各机构纷纷平盘。”前述国有大行资金交易员表示。


数据显示,当日DR001、DR007、DR014报价在2.33%、2.58%、2.58%左右,相比上一交易日分别下行了3.12、5.24、11.11个BP。


华北地区某城商行资金交易员表示,因为他所在城商行没有加杠杆,最近一直在拆出资金,降准后资金更充裕了,9月16日拆出资金增多。“但从市场来看,利率下降并不是很大,主要是赶上了月中缴税的因素,对冲了降准释放的部分资金。”


柴杰介绍,城商行、农商行线下资金投放不能出省,但现在实体需求不足,资金相对充裕。而通过线上资金可以出省,同业银行机构资质也不错,所以部分资金在银行间市场拆出,今天(9月16日)也出了两笔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9月16日DR007降幅比DR001大,二者利差缩小至25BP,有市场机构将之称为“资金利率曲线扁平化”。


兴业研究郭于玮认为,这实际上是政策量价工具使用不同步的结果,即央行通过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,但短端利率下降幅度相对有限,导致期限利差收窄。


郭于玮援引历史数据称,从2015年至2016年的经验来看,即使短端利率中枢下行空间受限,如果央行通过降准释放流动性,期限利差就可能进一步收窄。不过,期限利差变动还与利率波动率相关。近期短端利率波动有所上升,资金利率期限利差可能维持震荡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在9月16日银行间资金利率回落的情况下,交易所大部分期限资金利率却全线上浮。


比如深交所R-001、R-002、R-003分别报价2.75%、2.45%、2.61%,分别较上一交易日上行25BP、45BP、151BP。


沪上某大型资金交易员表示,最近交易所利率明显比银行间要高,参与交易所拆借的主要是非银机构,部分机构难以借到钱,所以价格没有下来,其实背后还是流动性分化。


“银行间也有一些成交利率比较高,今天隔夜成交利率最高达10%,14天期利率最高达8%,因为这些机构的券评级比较低。”前述公司资金交易员表示,“但核心在于这些机构前期风险控制不到位。”


柴杰称,市场对同业风险仍有控制,他所在的银行和非银机构合作少,非银机构资金略高。“要向非银出资金,风控部门过不了。”他说。


中银固收首席分析师杨为敩表示,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的参与主体不一样:银行间市场的资金源头是央行,交易所的拆借主体主要在非银机构之间,所以交易所市场反应比银行间市场慢。
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在2014年前外汇源源不断流入,大中小银行“雨露均沾”,进而惠及非银。但2014年后,外汇流入减少,央行主要通过公开市场操作、MLF等向市场提供流动性和基础货币。流动性传导由“央行-银行-非银”的三级变成了“央行-大行、股份行等一级交易商-非一级交易商的中小银行-非银”的四级,从而使链条拉长。


“交易所利率会跟随银行间利率走,但会存在时滞。16日的背离是暂时的,二者发生背离时更应该关注银行间的利率水平及变化。”杨为敩称。


据数据,本月还将有4750亿资金到期。其中本周二(9月17日)MLF到期2650亿;本周三美联储将召开议息会议,市场预计美联储将再度降息;本周五(9月20日)则是LPR第二次报价——这些都将对利率走势产生重大影响。


“量上已经宽松了,就看价会不会跟上。在全球降息潮的背景下,中国央行的汇率压力减轻,因此预计央行会续作MLF并下调MLF、LPR利率。”柴杰认为。


不过杨为敩表示,当前货币政策已经很难再宽松,未来央行会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回笼降准的资金,MLF续作的可能性不大。


在柴杰看来,更关键的在于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,使银行间资金利率的下行带动实体经济贷款利率下行。“不能老让资金淤积在银行间,要让资金传导至实体经济。”


中国央行在8月推动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,具体而言,贷款利率以LPR为参考报价,而LPR则参考MLF利率。


“贷款利率锚定新LPR后,相当于货币市场和贷款市场打通了。贷款投放不出去,行里会将资金交给金融部去投资一些标准化债券。但是相比贷款而言,利率债收益相对更低,所以整体上可能会压缩农商行利润。”柴杰表示,“但如果实体需求好,行里也会把更多的资金交给公司部门去放贷,实际上对实体的支持是加强的。”


本文来自【麒麟信息网】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配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