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是有分量的

让一段婚姻活下去的 根本不是爱情

2019-12-01 21:04栏目:投资
TAG:



但是我们还记得,5年前的5月8日凌晨,周迅公开与高圣远恋情,面临了多少网友的质疑。


当晚,周迅牵着高圣远缓缓走来,走到众人的面前,坚定的向世人公布这位余生相互扶持的男人。


周迅还是那个对爱执着的精灵,向所有人宣布“我们结婚了”,这场演唱会其实就是周迅的婚礼。


在所有人错愕惊讶的同时,高圣远表露心声:“是爱让我和我的妻子在一起。谢谢我所有的家人和朋友,我很幸运,希望今生能和她在一起共度每时每刻。”


她表示很羡慕他们不离不弃的感情状态,即便有一方得了阿尔兹海默症也能相濡以沫。


这一番话,戳中无数人的心声,我们都向往一生一世一双人,可一直保持爱情的纯粹并不是易事。


20岁时,1993年窦鹏去浙江一个酒吧演出,周迅只听了他的歌就爱上了他,并且辞了工作和他来了北京过苦日子。


虽然这段“为了爱不顾一切”的感情最后还是无疾而终,但周迅依然坚定地认为:我永远不会对爱情失望,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。


即使分手,他们也依然是最好的朋友,她会去他的演唱会,他会来参加她的电影发布会。


刘若英给她介绍了造型师李大齐,她说,“李大齐我嫁定了,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。”


从此她只接受男友的造型,坚信他为她打造的就是最好看的。她甚至为他写了首歌就叫《大齐》。


但是最终,以离婚收场的周迅告诉我们一个道理,婚姻里面一定要有爱情,但是爱情并不等于婚姻。


在童话里,两个人在一起,要历尽恶龙、狠毒的王后、把人变成怪物的老巫婆。。。。。。然后终于修成正果。


你们的关系从纯纯的爱恋,变成一条参杂着亲情、金钱、契约的河流,爱情不再是唯一的水源。


小K说:“我知道,可能很多夫妻都是这样,毕竟他没有出轨,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,我们感情还在。


在《目客:我这样爱你》中,日本艺术家妹尾河童和妻子茂子女士,采取了一种契约式婚姻。


每年的结婚纪念日,双方会确认是否还要继续婚姻。如果彼此还足够幸福,那就再续约一年的婚姻。


他们平时生活在一起,妹尾河童仍然会忍不住与其他女子嬉戏、来往,而茂子女士则是每年都要一个人出去旅行,6月到8月在轻井泽的山上度过。


“H”形,双方都是独立的,中间有个横杠,这个横杠可以是爱情,可以是亲情,也就是把两个人联系在一起的纽带。


他们给出的答案是:除了爱情,婚姻还是陪伴,是并肩作战,是找寻社会归属的一条管道。


比如独裁者、自恋者“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”,当一个人成为像癌细胞一样的存在的时候,他也就失去了和自己的连接。


比如高度社会化的人,在事业上非常成功的强人们,很早就罹患身体或心理疾病,很难在亲密关系中获得爱。


比如很多艺术家、小说家,他们可以为自己创造非常美好的幻想王国,却封闭了和外界沟通的大门。


我们可以共情自己,也可以共情他人;我们可以爱自己,也可以爱他人。两者是可以兼顾的。


幸福婚姻总是离不开五个能力——即情绪管理、述情、共情、允许和影响能力,这五种能力也是一个人情商的具体表现。


丈夫看到后,没有从她努力学习做饭的角度去理解问题,而是从结果,也就是“锅被烧”这个角度去批评小K。


比如,妻子看见丈夫手机里和异性的聊天记录,她“害怕被抛弃”的情绪按钮就被触碰到了。
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绪按钮,只是多少和强烈之分,这也是一个人内心是否强大的表现。


述情,就是学会表达自己的感受。“喜怒不形于色”的人好像很稳重,但这是爱情的天敌。


如果老公看到老婆不开心,说“你怎么总是整天耷拉着脸,像谁欠你钱似的”,这会让老婆更加生气。


“今天我做错一件小事,领导当着同事的面儿批判我!”——这是老婆在分享事情的经过。


接下来,如果你说“你错了,领导批评你是应该的”,老婆会更加生气;如果你说“你们领导有病,咱不理他”,老婆也没得到很好的理解。


更好的共情,应该是这样的“你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小事,领导当着同事的面说你,完全忽略你的面子和苦劳,你觉得难过,是吧?”这样的共情,会让人很舒服,因为这里有肯定。


其实,上述的共情中,我们看到,老公和老婆最后都在接受自己出错这一事实,也接受领导因为压力大批评自己,这就涉及到爱他人的允许。


因为当你允许那些你曾经不接受、在意或对抗的事情,你会拥有更多的心理资源去处理眼前的事情。


其实,毁掉婚姻的方式有很多种,除了不爱,移情别恋,还有一种破裂是因为感情慢慢变淡,只不过有人经得起岁月考验,不离不弃一辈子,有人则在埋怨与指责里分道扬镳。


人生在世,各有各的苦衷,各有各的不得已,更有不得不分开的理由,可是我还是坚定地认为: